• 好朋友上了床之后,变成可以上床的好朋友

    时间:2019-11-12 18:28:19

    和她认识很久,还是学生时候她有男友、我有女友。那时两人就很要好;他外型好,在某家药妆店工作时还经常有顾客去固定捧场、甚至在外面等。 后来毕业,他工作,我当兵。两人可以无所不聊,甚至性。 有一次放假时,在东区喝咖啡,还聊到她有一次跟男友在家里后山小径散步男友把她脱下来就地正法。我问她刺激吗?他说男生比较刺激吧,不到五分钟就射了,他怕有人过来很警张。然后聊到口交,他还说不知道深喉交感觉如何,然后说应该要仰著头才能插到喉咙。一边说一边做出姿势,看着他姿势跟嘴,我当场硬了。 收假时用简训,说那时看着他的姿势硬了。他回call笑说不好意思,我顺势说有时会拿他当性幻想对象,那说那你现在不就涨得很难过?我说下次休假你再帮我?他笑说好阿! 诸如此类的聊天内容对我们偶尔穿插在两人的互动中。 后来,退伍后继续当学生,碰到她跟男友吵架。他来找我,留宿我宿舍,虽然心中很想找机会上他,但是那次没有。甚至我穿着内裤跟他睡同一张床,也没有发生。他走后称赞我(天知道我当晚真想给他插进去)。 接着,她发现男友劈腿,又跑来找我。当晚买了一罐酒,喝着喝着,他有点晕。抱怨他还是处女第一次给了男友,男友还去找另一个处女,因为他晕了,我扶了他,两人就激烈拥吻起来。 脱光他,在他小穴附近磨差时,他抓住我那根,呼吸急促地问我说确定吗?我那时已经整个抓狂,没有回答她直接腰一挺给他插进去。距离第一次见到他,心中想若能跟他做爱一定很爽这一个念头,整整八年。 太兴奋,第一次两人都很狂,她的叫声很娇,我的力道一点都不怜香惜玉,没有带套直接给他射进去。 第二天早上起来,他还睡着。我好好端详她的身体,又硬了!跪在她的双腿间,用老二磨差她的小穴,他还没醒,那根爆著青筋,当下决定再给他强一次,扶好后,粗暴地给他插进去,他睁开眼张著嘴望着我! 第二次做得比较久,换了几个姿势,两人比前一晚更满足,一样,给他灌进子宫里。好朋友上了床之后,变成可以上床的好朋友∼∼之二接续上次,终于跟他(暂时暱称小文)做了之后,没想到隔两周她男友跟他和好∼∼∼∼∼∼然后∼小文说要跟男友一起出差三天过夜,过夜∼∼∼∼虽然他们两本来就是男女朋友,但是想到过夜一定会做爱,心理有点干。他们出门前两天,小文跟我说那三天不要打给他,也不要传简训。小文似乎觉得我好像不高兴,问我怎?我说,玩得开心啦∼他沉默了…………。然后说∼回来之后再Call我∼。那两天晚上,心理一直想她男友干她的画面∼一边打手枪。算算回来后两天,小文打给我,问我这两天还好吗。我们有一搭没一搭聊,我聊到‘这两晚有做爱吗?’,小文‘恩∼有啦∼,你别介意喔∼’,我说‘不会阿∼∼那聊一下你OK吗?’,小文‘可以阿!’。我说‘做了几次?’,小文‘五次啦!’,我说‘两晚做五次喔’,他说‘对阿!’,我说‘都射进去?’,他说‘第五次射在脸上!’。大致上聊一些这样的内容。后来我们约周末碰面,那天,他特别穿了短裙,很短的那种。配上丝袜靴子,也化了妆,见面时我就有点硬了。我们去东区的PUB喝酒,就是可以喝到饱的(东区也就那几家,我就不做广告了)。一边喝,一边聊,杯光烛影中她的眼神跟唇真是诱惑人,不知不觉我们从面对面变成坐在同一侧,喝得有点茫,我摸着她的脸,她也没有推开,我扶起她的脸,他闭上眼睛∼∼我吻上去∼∼。她的小舌头与我交缠∼∼这样持续一阵子,我问小文要不要换地方?他只恩一声。我们两搂着离开,本想找一间旅馆,旁边刚好有一间MTV,我们就进去。随便挑了一片,在服务人员送饮料来之前,我仔细端详她的身躯,心想,等毁看我怎么干你。一等饮料送来后,我把声音转到最大,灯光关小,就扑上去。 一边品尝她的甜舌,一手在她的小穴搓揉,另一手从腰际往胸部摸去。小文也主动用手在我的库当中搓揉,我把她的衣服向上拨至乳房可以露出,然后用舌头挑逗他。另一边搓揉。他开始娇喘,而她的手也帮我把裤子解放开,让我那根享受他手指细致肌肤的安抚。我被她的声音一激受不了,杀红了眼,往下把她的丝袜在小穴那边直接撕开一个洞,他听到我撕开她的丝袜,也兴奋的叫了一下。把她的雷司边半透明鹅黄小内裤拨开,真的是泛滥了,我就直接把那根不客气地挺进去。这时小文的衣服虽然都还穿着,但是上衣已经无法遮住乳房,裙子在腰际,丝袜被撕裂,靴子也还穿着。一边冲撞,一边问她,你男友也是这样干你吗?他一开始没回答,我问了两声,小文才喘息著说‘对,她也是这样用力插我’,这时更激起我发泄的力道,把她的上衣拖开,插了几下后,把她的内裤腰部一边的细丝扯断(打蝴蝶结的细丝)。这时,看到他胸口的项链,还有耳环随着撞击晃动,我问她,项链跟耳环是谁买的,小文喘著说‘男友买的’,挖∼∼真的很煽情,内裤挂在穿着靴子的腿上,带着男友买的耳环跟项链,让我每一次的冲击看着她美丽的脸庞晃动的耳环,都觉得很兴奋。本来想拔出来射在他脸上,但是∼∼她的腿夹住,我超紧的!!我再次把热腾腾的精溢灌进她的小穴中。